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蔡太太 [3/3]

蔡太太 [3/3]


  由蔡太太身上他弄清了江福顺身世,他当然并非她表弟,但他却真有个亲姐姐
住在附近。

  于是卓文超文又去拜访江樱汝。
  江樱汝二十九岁长得很动人,但因丈夫刚去世不久还戴着孝。
  「我叫卓文超,有件事我必须告诉江小姐。」
  「什么事?」
  「令弟引诱了内人,勾搭成奸,我準备告他,由于他还向内人敲诈,等于二案
并发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江樱汝慌了手脚,说:「卓先生……小弟年轻不懂事……你饶了他
吧!」
  「这事可以随便饶了他?再说他都快卅了这也算年轻吗?」
  「卓先生,有什么办法可以补偿你?」
  「钱嘛,我虽不太富有,一月十万我还不太稀罕。」
  「那你要什么补偿?」
  他目光移到她身上作了几次巡礼,他说:「失去了什么就希望找回什么?这是
十分公平的。」
  江樱汝是过来人,自然明白,她也不是三贞九烈的女人,为了不使弟弟坐牢她
只好委屈。

  「卓先生这办法真可以永远解决问题?」
  「是的,这包括了二部份,一部份是肉体满足的补偿,另一方面是精神上的补
偿。」

  江樱汝是个小寡妇本就不富,丈夫死了要靠弟弟支援,本来她就知道弟弟和蔡
太太的事。甚至弟弟从蔡太太弄来的钱,还送给了她八九十化用,要是江福顺坐了
牢,她的生活就陷入绝境。

  「卓大哥,你看,来了半天,我还没招待你……」
  「不敢当。」
  江樱汝去倒茶,递茶给他时,向卓文超笑笑。那笑是有内容的,放射的。
  老船员有几个是不风流的,况且他又是为了报复而来,他伸手一拉,她坐在他
的腿上。

  「不要……卓大哥……」
  「你很感刺激。」他说。
  「不要……放手嘛!」
  「你不也寂寞吗?」他搂紧她,她闭着眼混身颤抖,呼吸急促。
  于是他抱起她美好的胴体向内间移动。

  她说:「你只是要求补偿吗?」
  「这要问你自己,你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债权人吗?」
  「不……不……卓大哥,我……我要你……」
  「我也一样……」
  于是,卓文超将她抱进卧房,把她轻轻往床上一放,就伏下身吻住了她的香唇
,而她也将舌尖伸到了他口中。

  他一阵吸吮,二条舌尖纠缠不清。她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已的奶房上。卓文超将
手伸入她的上衣内,捏着揉着她的坚挺乳房,揉得她媚眼如丝,娇喘频频。

  「唔……喔……」
  她也热情如火的解他的衣裤,他就站好将全身衣物脱得一丝不挂。而她也自动
的将衣物脱光,仅仅留下一条小小的黑色网状三角裤,他看得大阳具翘得更高。
  他一头埋在她的乳房上,张开嘴咬住了她左边的奶头,大口大口的吸吮,右手
则揉着她右边的奶房。

  她舒服的喘着:「啊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
  他的左手探向她的阴户,他发现她的黑色三角裤已湿了一大片,他动手脱下她
的内裤,说:「小骚货,三角裤都湿了。」

  她闭上的眼睛只微微张开,她大张两腿,手握他的粗硬阳具在自己的穴口上乱
磨。

  他的屁股往下用力一压,粗壮的大阳具已滑入了她的小穴内,并立即一下下抽
插不已。

  她二腿翘在他的屁股上,恶形恶状的扭摆。
  她一张嘴张得好大,叫着:「我的……好情人……大阳具哥哥……我被你插得
……穴心子好爽呀……嗯……顶死我算了……啊……」
  他紧紧搂抱住她的屁股,粗大的阳具一下下疯狂的插着。
  如此……
  一下比一下重!
  一下比一下深!
  其快如电!
  其重如撞钟!
  一下、二下、三下……七十下……卓文超深吸一口气,玩着她一身雪白浪肉狂干不已!

  她浪呼呼的叫着:「啊……雪雪……顶死我这……骚穴了……哟……飞上天了
……哟……我的哥……小穴……已好久……没尝到这种……美味了……哟……好妙
……好爽……」

  卓文超知道这骚娘子不拿点真功夫是治不了她的。他就将她二腿架在右边的肩
上,两手 抱住她的大腿,就将阳具一下下抽插着她满是骚水的阴户。

  她两个奶子一前一后的动荡不已,他看得色心大喜。他腾出一手轮番捏弄她的
奶房,玩得她愈浪蕩。

  她娇声说:「唔……好哥哥……我被你玩得……全身舒畅……再重重的……干
我……几下……」

  卓文超听她这么一说,就吸了一口气,狠狠的如狂风骤雨似的死命干着她的阴
户。就好像恨不得插破她的穴洞。但她一点也怕痛似的,二手紧紧抓住床单,一个
头左左右右的乱摆,她疯狂的咬着他的肩头。

  他喘问:「你……舒不舒服?」
  她满足的说:「卓……我……我实在太……舒服了……哎哟……我的大阳具哥哥
……唔……我要丢……丢了……」
  卓文超猛觉一股热浪袭来,他的全身一抖,马眼也跟着一张,他想控制住精关
但也来不及了。

  「噗噗噗……」阳精射在她的花心上。
  「呼……」
  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一动也不能动了,静静的回味着方纔的快感。

     *           *           *

  卓文超本是报复的、找补偿的,而且最初计画,玩了蔡太太这个祸首,打江福
顺一顿,再玩了江樱汝,就搬到香港去,而且仍装作不知这件事。
  然而,他发觉江樱汝这个女人十分的特殊,他竟然无法割捨,就只好打消了那
主意,以后却不再和蔡太太来往了,他反把江福顺介绍到大船上当了侍者。